• 智群
  • 5位大三甲医院院长都在积极建设互联网医院,他们是这样考虑与实践的

    Tags: 2019-06-18 23:30:36 来源:

    伴随互联网bob注册诊疗新规政策的落地,在这个“新事物”面前,实体医院和企业也纷纷根据原有业务寻求调整方案,或增加新业务、或改善流程等。

      从事互联网bob注册诊疗的企业不仅有了“名正言顺”的身份,也有了新方向——与实体医院共建互联网医院,找到互联网bob注册的落地场景,探索变现路径。

      而对于实体医院来说,在原有医院实体上进行流程改造和功能叠加,更好地为患者服务,也是符合新医改的大方向。

      如此看来,企业与医院的合作,结果应该是互惠互利的。

      动脉网了解到,目前有的实体医院已经着手搭建互联网医院,有些还处于筹备阶段,步子快慢的都有。那么,实体医院的院长们对于互联网医院到底持什么观点?建与不建,他们是如何考虑的?他们的需求点又是什么?

      带着疑惑,动脉网记者对北京朝阳医院院长陈勇、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、深圳市人民医院院长邱晨、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马晓飞、南方医院副院长曹瑞,进行了专访。

      北京朝阳医院院长陈勇

      未来不光有实体,互联网也有新面貌

      在采访北京朝阳医院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,陈勇院长对于互联网医院这种新形态是很重视的。他认为,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,实体医院未来的服务业态一定会发生相应变化,如果医院不抓住这个时机去学习和应用,迟早会被淘汰。

      从医院层面来看,有些医院还处于坐等患者上门的阶段,甚至大部分大医院人满为患,但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推广,这样的现状将发生改变。

      虽说bob注册服务的核心本质是不会改变的,但是未来各医院间不仅要拼bob注册技术,也需要拼服务,因此任何一家医院都无法轻视互联网技术的应用。

      陈勇院长希望把北京朝阳医院打造成国家级医学中心的医院。其责任是在分级诊疗体系建设中,把优质的bob注册资源更多地辐射下去,推动基层服务能力的建设,使分级诊疗能够真正落地。

      围绕这个目标,在北京朝阳医院尝试互联网bob注册方面,他提了这些需求:

      第一,必须强基层。强基层才能真正实现分级诊疗,通过互联网形式能够推动优质bob注册资源下沉,提高基层bob注册机构服务和水平;

      第二,通过互联网bob注册建设提高医院知名度,以及学术学科影响力和辐射力,尽早建设成为国家级医学中心。

      在强基层方面,北京朝阳医院于2012年开始搭建医联体,其紧密型医联体模式得到了各界好评。目前也在加强这些紧密型医联体之间的内部互联互通,包括远程会诊等。

      由于北京朝阳医院建立了医学影像诊断中心,在医联体内的医院已经实现了可直接在社区医院拍片,诊断报告由朝阳医院的放射科医生来进行。这使医联体内的放射诊断达到了质量一致化。

      在全国范围内,北京朝阳医院也在以京津冀为核心,逐步辐射县级医院。各个地区的县级医院是国家着力打造的区域bob注册中心,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投入了大量资金。

      但陈勇院长表示,bob注册设备很容易购买,但拍出来的片子需要有经验的人才能看懂,而经验是靠时间累积起来的。

      因此,朝阳医院也在逐步辐射县级医院,通过远程诊断来帮助县级医院,如影像学会诊、查房、手术指导等,通过这些方式赋能县域医院,将区域bob注册中心做强,实现“大病不出县”的目标。

      同时,北京朝阳医院也在通过医联体,对县级bob注册机构专科医生进行“互联网+bob注册”方面的培训。

      为了响应国家“分级诊疗”、“bob注册资源均质化”等政策,陈勇院长在2016年还创立了远程医学中心,有效整合特色与优势bob注册专家、医生、bob注册信息,增加了bob注册服务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覆盖面,拓宽了bob注册服务范围。医院专设“远程医学中心”一级科室,专人管理。

      该远程医学中心采用了基于互联网、全息无损诊断级的远程bob注册技术;系统平台采用视频传输设备IX-5000,由高清远程会诊室、远程bob注册平台、远程会诊端三大部分组成。

      除高清远程会诊室外,医院内的会议室、呼吸科、心脏中心、影像中心(放射)、影像中心(超声)多个科室设置了会诊终端为远程会诊提供了便利条件。

      现在医院正在建设数字化手术室,将更加便于远程手术转播与示教。

      目前,远程医学中心开展了专科远程会诊、远程诊断、多学科联合交互会诊、远程教学查房、远程典型病例讨论、远程讲堂、远程专科培训等业务。其中,远程会诊涵盖远程影像(放射、超声)、远程病理、远程心电图、远程手术指导和远程紧急救治等多个内容。

      据陈勇院长介绍,远程医学中心以业务为导向,以技术为手段,践行“互联网+”bob注册创新概念,不断建设完善远程bob注册业务平台,拓展远程bob注册业务网络。

      “互联网+”的概念风起云涌,陈勇院长也担心在疏于管理情况下,一些大医院会借此开始新一轮的“跑马圈地”。他认为“互联网+医院”的bob注册服务是针对医院的,重点应该落在县级bob注册机构。这也是在采访中他多次强调的观点。

      “虽然远程医学中心的投入很大,目前产出不算多,可是我们并不着急。因为远程医学中心的重点是针对bob注册机构开展远程会诊,目前还没有开放针对患者个人的在线bob注册服务。如果患者生病了,不需要分级诊疗,自己可以直接在线上找专家看病的话,将是对医院正在建立的分级诊疗体系的一种破坏。”陈勇解释道。

      医院在建设“互联网+bob注册”过程中,是否有企业参与呢? 对此,陈勇表示,目前北京朝阳医院还没有与社会资本合作,投入和发展都是靠医院自己的力量。

      他认为医院自己去做的话,可以完全遵循自己的想法和思路。而企业是以盈利为主的,投入就需要有回报,在很多问题上,医院就会缺乏自主性。

      当然,朝阳医院不排斥与社会资本合作。在2019年,朝阳医院就与五家bob注册企业签订了合作,帮助医院进行运营推广。

      陈勇院长最后强调,企业只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。对于“互联网+bob注册”,朝阳医院也在摸索阶段,希望少一点外界干扰,按照医院预想的方向去努力。医院也在逐步改变,将“互联网+bob注册”做好了以后,再与第三方合作,利用其专业营销团队拓展市场。

     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

      互联网医院的建设,推动医院能力的升级

      在2018年年底,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对外宣布——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互联网医院试运行上线,开启了国内三甲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的新探索。这是以医院主体建设的互联网医院,已经开通了在线门诊、网络门诊、专家团队在线咨询、在线处方及药品配送等服务。

      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表示,华西建设互联网医院的需求点是关注患者就医的痛点,关注医院管理的难点,应用互联网技术工具创新体验、创新服务、创新管理,为患者为医院、为管理的部门、为社会带来更加便捷高效的服务体验,有助于切实推进分级bob注册服务,构建一体化的全民健康体系,全力推进健康中国的战略。

      他更希望,“通过互联网医院,希望华西能从现在每天约2万人次的门诊量,最终减少到每天1万人次的门诊量,让本来不需要到华西的复诊病人,通过互联网bob注册下沉到基层和社区。”

      李为民院长认为,华西医院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有力推动了医院理念的升级,过去以医院医生为单位,以业务管理为动向的理念逐步升级为应用互联网思维将患者、医院、医生、社会融为一体,凝聚形成以生命健康为共同价值,以患者需求为导向的互联网医院全新理念。

      在华西的互联网医院体系中,在线门诊和网络门诊主要针对部分常见病、慢性病复诊,不受制于诊疗地点和时间,为患者和医生提供了直接在线交流渠道。患者在平台上提交申请后,医患双方通过图文、语音及实时视频的方式进行在线病情交流及病历查看,实现线上疾病咨询、线上诊断等。

      与以往的常规在线门诊、网络门诊有显著区别的地方在于,医师线上诊断结束后,可以根据患者实际情况,在线为患者开具入院证、检查、检验医嘱或药品处方,患者也可以同步在线上完成入院登记及候床、医嘱及处方缴费、检查预约、药品配送申请。

      同时,以专科、专病或MDT模式的权威专家团队,组建在线协作医师+护师团队,如患者出院后,可根据疾病类型,由之前接诊时的医护团队继续跟进,提供慢病随访及咨询服务,优化bob注册资源,更好的为目标患者提供诊疗服务和疾病管理。

      目前,华西医院里有十多个科室已经启动,也设计了相关服务包,针对过敏性鼻炎、皮肤科、胸外科等领域。

      具体到互联网医院建设的各项准备工作,则是从2017年底定下目标。据华西医院副院长刘伦旭透露,互联网医院的主导建设是医院2018年的重点建设项目之一,整个党政班子都非常重视。

      刘伦旭还说,目前,医院积极鼓励内部约1200名具有门诊资质的医生申请认证线上诊疗资质,而后还会向华西医院医联体机构的医生逐步开放入驻资格,最终向全国医生全面开放。

      在建设端,四川华西健康科技有参与其中,该公司属于“泛华西”系,但华西医院是一个开放平台,只要其他企业愿意,都可以参与。

      不过,外部互联网bob注册企业切入的领域大多数是咨询类服务,没法做真正的bob注册服务。而bob注册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服务,不是简单的轻问诊就可以解决所有bob注册问题。

      在bob注册中,承担诊疗责任的实体并不是医生。对患者来说,就诊的目的是把病治好,但互联网bob注册企业做的是咨询类服务,没办法解决根本bob注册问题。国家出台的互联网bob注册管理办法明确指出,互联网医院若发生bob注册纠纷,责任的承担主体应该是实体医院。

      在监管方面,成都市卫计委搭建了一个省级监管平台,所有互联网医院必须与其对接,互联网医院平台医生的CA认证必须向监管平台报备 ,互联网医院上所开展的bob注册服务都要以其实体公立医院为依托进行报备,做到服务全程记录。

      如果把互联网医院各个服务拆分下去,监管就非常方便。服务拆分之后,服务评价与服务指标的制定也就会更加方便,实现质量控制。

      在采访中,李为民院长强调,“互联网医院的主要目的,就是进一步推进分级诊疗落地。”

      面对基层bob注册机构缺人才、技术等方面的问题,李为民院长也是对“症”下药:同样通过“医联体”的方式,将华西医院的bob注册服务下沉到基层。

      目前,华西医院正在与成都市成华区进行线上诊疗的联动互通,包括检验检查的互认、诊疗规范的普及等,未来还将在华西医院681多家远程bob注册合作医院、及更多的区域联盟医院进行分级协作。

      这也和他起初的目标是契和的——把医院流量分下去。

      华西医院希望做的是,患者可以在社区医院持续接受其服务,当社区医院解决不了患者bob注册需求时,患者还是会回到华西医院来解决。因为华西医院是bob注册服务的总控方,并不担心将流量分出去之后会导致其患者流失。

      如此一来,华西医院的专家也能提高工作效率。专家带医生团队,面对患者,医生可以先将能够解决的问题处理掉,专家主要解决核心问题。这样不仅提高病人服务体验,更能节省医生时间,解决需求端不对称问题。在服务结构方面,医院把分段服务做出来,才能提高服务效率。

      而在开具电子处方时,华西医院将会严格管控。

      华西医院药剂科目前有200多人,如果要将药品上线,就要对药品处方进行实时监控。这种监控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监控单张处方的合理性,而是临床用药合理性,对患者整体用药情况进行控制。

      华西医院也会要求药剂科针对慢性病人进行用药梳理。互联网医院上线以后,更能够保证电子处方的合理性,降低拥堵用药比例。

      李为民院长最后希望,华西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在未来将秉承求实创新的精神,联合全国、全省的bob注册机构,携手各行各业合作伙伴,不断开拓创新,探索进取,共同打造以人为本,全国乃至全球领先的互联网医院。

      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马晓飞

      互联网医院是一个多方共赢的结果

      提到银川,人们对它的标签是:互联网bob注册健康、互联网医院等。在互联网新规落地后,银川又成为全国各界人士去学习互联网bob注册的中心。

      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,不仅与多家企业合作共建了互联网医院,且运营效果还不错。

      谈到最初建设互联网医院的初衷时,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马晓飞的需求很简单:希望把当地外地就医的患者,留在本地。

      由于银川地处西部,经济欠发达,本地bob注册资源欠缺,复杂、疑难疾病患者跨省就医的比例仍然较高,很多患者身患重病还要远途求医,无论是看病过程中的辗转奔波,还是额外增加的异地就医花费,都对患者本人和家庭造成了沉重的负担。

      马晓飞院长认为,只有通过互联网等新兴技术,向上对接北京、上海等地的大专家,向下可以覆盖县医院、乡镇卫生院,输送诊疗能力,形成多层次的分级诊疗模式,多方共赢,才能使人民群众获益。

      在建设过程中,马晓飞给予合作企业最大的支持,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各种企业的加入,合作企业有好大夫在线、航信景联、翼展bob注册集团等十余家。

      这些企业帮助医院在远程问诊、互联网门诊、远程影像诊断中心、远程心电、远程超声诊断中心、远程病理诊断中心等各类远程诊断中心的建设,解决了基层bob注册普通存在的“买得起设备请不到读片医生”的难题,使患者“付基层bob注册价格享受三甲医院的诊断服务”。

      以远程影像诊断为例,目前该医院的放射科共有19名医生,副高以上职称的人员占76%,倒金字塔的人员结构,而年轻医生的培养没有跟上,这样的结构更适合做远程会诊,为基层bob注册机构提供技术输出。

      通过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远程影像诊断体系,基层bob注册单位通过一个小小的翼展盒子,连接外网,即可将医学图像上传到翼展云影诊断平台。远程诊断中心接收到图像之后,由放射科医生快速地完成诊断及文字编辑并传回至下级医院。

      平均30分钟左右,该基层卫生院就可以接收到诊断报告,然后对相应患者采取进一步诊疗措施。这项业务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基层bob注册机构缺乏放射科诊断医师,又或者是医师水平不足的问题。

      目前,这个中心共连接62家包括二级医院、乡镇卫生院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内的机构,单日最高诊断量达1400例,一年以来共完成5.2万例远程诊断。

     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

      跨区域和疑难危重病人多,是拥抱互联网的内因

      位于广州的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,也开展了互联网bob注册的尝试——智慧门诊。来自院内数据表明,2018年12月实施智慧门诊建设后,智慧门诊线上关注量呈稳步增长态势,患者通过智慧医院进行线上挂号量约为1100/天,约为总挂号量15%,线上日均缴费量约为总缴费量10% 。

      其副院长曹瑞接受院长采访时提到,从目前南方医院就诊患者看,重大疾病和危重疑难疾病的患者比例很大。

      该医院把到院病人根据病情的危重分为ABCD等级,A是越来越轻,B是越来越重,C是较为严重,D是最严重。其中较重和最重的CD型率占比达到84%,在全广东省的占比也是最高的,且每年也有个位数百分点的增长。

      “我们医院的特点就是跨区域,疑难危重的病人比较多,这也是我们被迫去拥抱互联网的一个内生动力。”曹瑞表明了当初建设智慧门诊的需求。

      在建设的过程中,医院希望是从患者的诊前、诊中、诊后各个方面去优化,提升患者的就医服务。

      认识层面的改变是互联网落地的关键,曹瑞提到:“医院有两个主管,一是院长,另一个是党委书记,他们的思想至少跟我一样开放,甚至更开放。既然躲不过互联网时代的来临,大数据时代的来临,我们就拥抱它,一边走一边体会这个不确定性,哪怕是曲折的,可能有小的回头路也在所不惜。我们就想进入第一方阵,也没必要领跑。总的心态是开放的,我们要拥抱互联网,拥抱创新,这是很重要的。”

      在挑选合作方时,医院遴选了最具有创新基因、创新元素的腾讯作为战略合作伙伴。线上选择了腾讯,而线下的信息化基础建设则选择了东华软件(002065)公司。

      有了这些战略合作伙伴,加上医院自身愿意去尝试,也就踏出了关键的一步。

      曹瑞认为,搭建互联网智慧医院一定是把实体医院线下的根本东西做好,需要把实体的流程优化,把部门和科室间的壁垒打破,整合之后才能展现到互联网上。

      从长远来看,智慧化手段让外地患者通过远程方式完成线上诊疗的可能性,或者实体医院的互联网化成为趋势。

      不过,想依靠远程bob注册全部完成患者诊疗是不可能的,完成部分诊疗还是可以的,而这必须有个前提:各个医院间互联互通标准化、电子病历和检验结果的互认,才有远程bob注册的基础。

      据动脉网了解,目前广州市属的区域类医院正在做互联互通的标准化,广州市所有医院的所有bob注册文书实现无缝对接,而且在推进验检测结果的互认。

      曹瑞认为,当实体医院互联网化之后,医院线上线下的服务打通,将更容易实现价值bob注册的终极愿景。

      他把患者的疗效+bob注册安全+患者便捷的体验这三者当成分子,分母是bob注册资源耗费的成本,分子越大价值越高,分母越小价值越高。

      简单来说,互联网智慧医院的便捷性以及在诊前、诊中、诊后方面发挥的效益,将为实体医院插上互联网的翅膀,自然效率提高了,患者就医的流程缩短了。

      在安全方面,以智慧药房或AI辅助病例诊断、AI辅助影像诊断为例,如果有机器帮助医生辅助筛查的话,误诊率和漏诊率就降到非常好的数字,有可能会降到零。因此,bob注册的质量跟安全通过互联网信息技术是得到提升的。

      在疗效方面,通过做更系统化,更宏大的临床体系,针对中国人的健康水平创造新的知识来指导我们的临床实践、用药。通过效率的提升,资源的合理利用,风险的控制来降低成本,以此节约bob注册资源。

      互联网智慧医院发展之后,对整个国家的卫生健康事业有很大的促进,尤其是对价值bob注册的实现,对患者价值最大化的提升起到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是可以期待的。

      深圳市人民医院院长邱晨

      利用互联网技术完善和补充传统医院的功能

      采访邱晨院长时,动脉网记者于早上9点来到深圳市人民医院的门诊大厅,厅内缴费和挂号等窗口均没有排起长龙,反而只有少数几个人在等候。

      事实上,它是深圳市最大的现代化综合性医院,不仅覆盖深圳本地患者,还吸引了香港、澳门以及深圳周边地区的大批患者,是深圳市年门急诊量最大的医院,每年门急诊量超过300万。

      为何却不见人山人海的排队长龙?

      据深圳市人民医院院长邱晨介绍,早在2012年,医院就提出了“延续服务”的理念,把bob注册服务从病房延伸到家庭,引导病人有序分流就诊。而“互联网+bob注册健康”则利用智慧化的工具,进一步扩展了“延续服务”的范围,提升服务效率。

      利用智慧工具升级门诊服务,通过开拓“互联网+bob注册健康”新模式,深圳市人民医院对院内服务进行标准化升级,在医院现有信息化平台基础上,重塑服务流程,打造线上、线下同步服务平台,提高市民就医效率与优质体验。

      2013年,深圳市人民医院运营了全国第一家基于云平台的“网络医院”,利用互联网技术完善和补充传统医院的功能。延续性服务也从线下延伸至线上,更便捷、高效,惠及更多人的同时,内容也得到了丰富和升级。

      2018年,基于微信医保支付能力,深圳市人民医院打通线上就诊全流程,并成为全国首家“微信医保支付示范医院”:

      通过AI导诊小程序,患者可以1秒精准匹配医生,线上分诊挂号一步到位;

      参保用户通过微信绑定社保卡可免排队指尖支付,直接就医、检查、取药,实现看病“最多跑一趟”;

      通过医院微信公众号,患者还能够轻松查预约信息、bob注册消费账单、线上检查报告、社保缴费明细等。

      根据院内数据统计,目前在深圳市人民医院,患者在该院官方微信公众号上进行“指尖操作”,平均排队时长从过去的50多分钟缩短至2分钟,看病效率提高25倍以上。

      患者挂号后根据官微的“全程导诊”操作,看病效率大增。在线上流程的助力下,医院服务效率也大幅提升,节约收费窗口14个,节省收费人力17人。

      由此可见,互联网bob注册在经济和科技相对发达的深圳来说,很多尝试和理念都是超前的。

    *本文本文来源于,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或医健界(TOPMediApps)(微信公众号ID:TOPMediApps)及作者名字。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。如不遵守,医健界(TOPMediApps)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。